您现在的位置烟台新闻直通车首页>>体育新闻>>正文

                              球员申鑫-最不想看到球队困难的还是申鑫球员

                              山东悬赏缉捕逃犯

                              這場比賽之前,隊醫納喬在俱樂部的挽留之下依然選擇了離隊,訓練基地的空調也由於欠費被暫時關停。少了隊醫,球員在訓練或賽后就沒有辦法很好地進行按摩放鬆,緩解肌肉疲勞,少了冷氣,這又將加速隊員的體能消耗,幾項因素一疊加,球員想要以最良好的面貌迎接比賽,便難上加難。

                              兩人對話的焦點,歸根結底不過一個「錢」字:A的訴求很簡單,既然是在比賽里遭的罪,醫藥費當然得找俱樂部報銷。無奈俱樂部正在困難時期,開銷都花在了刀刃上,不是想推諉責任,畢竟作為一家在圈裡闖蕩了16年的俱樂部,信譽和守則實屬立身之本,只是在這種危急存亡之秋,能緩緩的支出就最好先緩緩再說。已經算是隊里的「老人」了,A自然明白俱樂部不可能賴賬,幾年來的感情還在,能擔待他願意擔待,這要放在從前,自己墊付些意外的費用根本算不上什麼事,只是在當今這個關口,俱樂部周轉不順,自己的存款也快要坐吃山空了,實在是能力有限。那場對話到最後,雙方也沒有找到個立即有效的解決辦法,但至少紛爭應該是在後來有了結論,因為A在幾場以後傷愈歸來,他在場上拚命的樣子,一如既往。

                              不是沒人埋怨過,有球員曾半開玩笑,「工資卡、獎金卡,我都忘了長啥樣了。」也有球員曾經懷疑太久沒收到銀行的入賬短訊是不是自己的卡被凍結了。快忍不下去的時候,大家想過撂挑子不幹,撕破臉皮,一了百了,但當球員代表和俱樂部高層掏心窩子談過之後,多年的感情和俱樂部的努力還是他們止不住心軟,繼續在每個周末的賽場上拼盡全力。

                              「全中國都找不到申鑫這幫脾氣又好又信任老闆的球員了。」有球員私下嘆氣道,「球隊現在這種情況,我們還在場上拼死拼活的,我們是為了啥?都說中國球員為了錢、為了名,那我們這幫球員拼到現在,我們是為了啥呢?」感慨到最後,他自己做出了總結,「就是因為熱愛啊,為了自己所熱愛的運動項目,想對得起自己。」

                              就拿下半程首輪對陣長春亞泰的比賽來說,這是球隊九連敗之後首次拿分。一場平局對於亞泰,或許是難以接受的,但對於申鑫,這1分簡直是久旱后的甘霖。那場比賽,很多年輕球員在最後關頭抽筋倒地,當他們痛苦呻吟的時候,場邊的亞泰球迷用語言表達着自己的不滿,指責申鑫為了拿分不擇手段、拖延時間。事實上,在申鑫陣中有相當一部分球員是今年首次踢職業聯賽,對於大多數一年級生,通常踢滿70分鐘就已經來到了體能極限,再加上天氣炎熱,抽筋倒地是再正常不過了。與此同時,全中甲第一的凈比賽時間也明明白白地宣示着,拖延時間從來不是這支講究漂亮的球隊的風格。

                              8月12日訊 據《東方體育日報》報道,上月底,申鑫球員收到了補發的三個月工資,球隊方面也承諾將完整完成本賽季的征戰任務,但他們依然處在黑壓壓的雲層之下,遠沒有到可以撥雲見日的時候。

                              體能教練改做了守門員教練,隊醫又離隊歸國,一線隊的西語翻譯也在無奈之下選擇辭職,不止是球員,現實正在從各個角落逐一敲擊申鑫的每一道防線,這些外人不容易知曉的變動,或多或少都會從競技層面得到體現。

                              (編輯:小楊)

                              正常訓練、正常比賽、正常休息,日子看似風平浪靜,誰都知道底下暗潮洶湧,只是大多時候,不去想,就好像所有的問題都不存在。每個人都在期盼明天,每個人又都在害怕明天。沒人說得清這場風暴什麼時候才能到頭,它將帶走什麼,或者留下什麼。所有人只能趁風雨暫時轉小的時候,各自鼓勁,繼續找出些能讓自己堅持下去的理由。

                              坦白講,A並不是唯一受困於房租和感情問題的申鑫球員。都是二十好幾的男人,不管是成家還是沒成家,多少都會為未來考慮。有的球員原先小有積蓄,拿來做了半年開銷以後,連房貸也開始需要家人支援。雖說作為中甲小俱樂部的球員,工資獎金本身也不見得有球迷們想象的那麼高,但至少能保證自己和家人生活得體面,如今走到這地步,別說自己入不敷出,有的已婚球員還得岳父來幫忙償還房貸。狼狽成這樣,換誰都是一種煎熬。

                              「全中國都找不到申鑫這幫脾氣又好又信任老闆的球員了」

                              隊醫離隊、翻譯辭職、體能教練客串門將教練……現在,空調都暫時關了

                              不是沒人埋怨過,有球員曾半開玩笑,「工資卡、獎金卡,我都忘了長啥樣了。」也有球員曾經懷疑太久沒收到銀行的入賬短訊是不是自己的卡被凍結了。快忍不下去的時候,大家想過撂挑子不幹,撕破臉皮,一了百了,但當球員代表和俱樂部高層掏心窩子談過之後,多年的感情和俱樂部的努力還是他們止不住心軟,繼續在每個周末的賽場上拼盡全力。

                              人生海海,有時候水面看似平了,轉身就又掀起了一浪,把你拍得暈頭轉向。A已經到了成家的年紀,有一個穩定交往的女友,感情還算不錯。年輕人嘛,能不異地當然就不異地,為此兩人在金山租了房子,小日子過得也挺開心,平常不是沒鬧過矛盾,但有人先退一步哄哄對方,也就和好如初了。只是這一回,事情好像開始逐漸失控了:俱樂部的困難眾人皆知,開不起空調、留不住隊醫、成績又急轉直下瀕臨降級,這些困難落到球員頭上,每個人面臨的難關也都不盡相同。對A來說,這一關的任務是應對房東日復一日的催繳房租,以及日益尖銳的矛盾之下離開自己回到老家的女友。

                              相關報道寫道:「利奇馬」走了。這場來勢洶洶的颱風沒有在上海停留太久,離開的時候還奉上了滿城的藍天白雲以示歉意。此前,由於危險天氣的影響,滬上多項周末戶外賽事被迫取消,其中就包括了原定於上周六晚間舉行的上海申鑫與貴州恆豐的第21輪中甲聯賽。對於申鑫球員來說,與恆豐的比賽,多少是有些盼頭的,畢竟他們今年上一次在聯賽中拿下3分,正是半個賽季前客場4比1逆轉對手。如今再回想起那場勝利,總讓人覺得有些恍惚。在彼時看似光明的未來里,或許已經有人嗅到了一場風暴的蓄勢待發,只是它的衝擊如此突然而猛烈,任誰都措手不及。

                              還是春天的時候,有人在俱樂部的餐廳門口聽到了一段爭執,對話雙方是球員A和一位俱樂部工作人員,前者因為在此前的一場比賽中受了傷,正在接受康復治療,已經有段時間沒能出現在外人的視野中。

                              「最委屈的是申鑫球員,最難受的是申鑫球員,」不少隊員都有這樣的心聲,只是他們都願意將這些情緒藏在心底,而不是放到檯面上成為外界用以攻擊或嘲諷俱樂部的理由,「最不想看到球隊困難的還是申鑫球員,最拼的還是申鑫球員。」再談起球迷的責怪,他們無奈歸無奈,看得倒是很開,「罵就罵吧,罵我們他們能解氣,我們也算是功勞一件。」

                              上月底,申鑫球員收到了補發的三個月工資,球隊方面也承諾將完整完成本賽季的征戰任務。當颱風離境,風和日麗,並不意味着對於狂風暴雨的記憶也就一併離去,更何況,申鑫依然處在黑壓壓的雲層之下,遠沒有到可以撥雲見日的時候。

                              「其實我們沒有不好好踢,只是困難和現狀實實在在擺在這裏了。」面對此前球迷和輿論的種種質疑,申鑫的球員也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申鑫本地球員哪個不賣命?都恨不得把命留在場上!可是成績,唉……無奈。」

                              如今的申鑫俱樂部像是一艘船,漂泊在汪洋上,有海水滲入船艙,前方又一片霧茫茫,難說有沒有島嶼或陸地。未知總歸是叫人最惶恐的東西之一,有的球員選擇先坐上救生艇去尋找生路,想着等哪天大船靠岸,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回來支援,也有的球員以義氣為重,選擇貓在船艙里舀水,「現在球隊這樣,我不能走。」

                              雖然用俱樂部高層的話來說,16年來,申鑫一直在營造一個「大家庭」氛圍,但畢竟俱樂部不是家,不能一貫講感情,多數時候還是得講道理。當乾的活一點沒少,應有的報酬卻不太見得着,再想叫人盡心儘力,就有了些「道德綁架」的味道。

                              存款坐吃山空 醫藥費難報銷 房貸求助岳父 欠薪生活 寸步難行

                              本周二,結束了颱風假期的申鑫全隊又要回到金山基地進行新一輪的備戰,他們將於周六在主場迎戰陝西大秦之水,想要抓住最後的保級希望,他們至少要在接下來僅剩的10輪聯賽中取得一半以上的勝利。

                              當然,離開或是留下,並沒有誰對誰錯。人都是要吃飯的。離開了的球員,都是做過思想鬥爭的,當以另一種身份回到金山,心系球隊的依然不在少數。某日晚間比賽結束,一名剛出走的球員,身着另一色球衣,一個勁地誇獎不久前尚是同心同袍的原隊友們踢得漂亮,還和他們一起複盤方才的比賽,討論細節上如何更加精進。如果不是現實太過殘酷,很少人會願意告別自己最熟悉的家。鑒於目前球隊保級形勢相當不容樂觀,也有隊員考慮過下賽季的去向。有人尚在迷惘是否前往其他球隊,有人態度異常堅定,「就算掉到中乙,我還是想留下來的,畢竟這麼多年,這裏真的像家一樣。」

                              補發三個月的工資,只夠解燃眉之急。很快又是月中,發薪日也將如期而至,對於這一回能否正常發工資,多數球員並沒有抱太大指望,嘴上開玩笑說著「又該討薪了」,心裏想得更多的,還是如何拿下下一場比賽。

                              今日关键词:外部势力乱港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