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烟台新闻直通车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RoboMaster-大连交通大学的步兵命中率则高达40%;决赛中的一次比赛中

                                    9名国人被绑架

                                    南科大系統設計與智能製造學院院長吳景深教授非常支持RoboMaster大賽與夏令營。他稱在與大疆的合作中吸取到了很多有益的教學方法,通過這樣的實踐可以培養出更優秀的工程師。

                                    而在這些賽場技術優勢的背後正是年輕工程師們的努力、以及創造性的運用理工科知識。TDT戰隊的代表王法祺介紹其無人機之所以如此強悍,是4到5個同學不分晝夜輪班測試的結果,強悍的命中率正是機器視覺的結果。賽事技術總監包玉奇認為這背後有三大技術難點:第一是要保證無人機的穩定;第二是克服發射時的後作力,讓整個雲台穩定;第三是通過視覺技術修正彈道的遠距離下墜。

                                    雖然是一個「硬核」比賽,但彈丸都可發光、大屏幕上還使用AR技術顯示血量,再加上膠着的戰況與帶來不確定性的「大能量機關」(可帶來「Buff」加成效果)都讓比賽有很強的觀賞性。據主辦方介紹,本次決賽的門票在比賽前已經售完。

                                    研發光知道知識也是不夠的。南方科技大學系統設計與智能製造學院院長吳景深教授認為工程師需要整合各方面的知識,更需要百折不撓的精神面對各種失敗;包玉奇提到殺入決賽的隊伍都經過了幾十場比賽,參賽機械人也需要良好的可靠性與可維護性;楊明輝提到參賽團隊更要像一個創業公司那樣協作,有些團隊中已有商科學生參与拉贊助。

                                    記者為此到南方科技大學探訪了在此舉辦的 RoboMaster 2019高中生機械人夏令營,據介紹這次的訓練營為期3周,第一周的課程主要是「硬核」的機械、軟件方面的理論基礎知識培訓,隨後是方案初步設計;第二周是第一階段的研發製造;第二階段則有熱身賽、測試迭代、綜合考評等內容。

                                    三次元的電競比賽RoboMaster機甲大師賽從規則上看很像DOTA/LOL/王者榮耀等電子競技比賽,所不同的是選手們所操控的兵種是由隊伍自行研發並真正製造出來的機械人;比賽的地圖也是客觀存在的一片籃球場大小的場地;比賽中的互相攻擊也是靠真實發射的塑料彈丸。

                                    【環球網無人機頻道 記者 趙汗青】2019年8月11日,第十八屆全國大學生機械人大賽 RoboMaster 2019 機甲大師總決賽在深圳市寶安體育館落幕。全球10餘個國家及地區的174支戰隊參与角逐,最終東北大學獲得冠軍,上海交通大學獲得亞軍,電子科技大學獲季軍。冠亞季軍將分別獲得50萬、30萬、10萬人民幣的獎金。

                                    對於技術帶來的巨大賽場優勢大疆方面持鼓勵態度,包玉奇稱比賽的規則是「負面清單」,沒有禁止的技術都可以使用。有多位大疆的工作人員提到最終希望「讓工程師成為明星」。大疆官方說法稱希望通過RoboMaster賽事,發掘和培養有潛力的青年工程師,鼓勵年輕人投身機械人行業。

                                    後生更可畏RoboMaster並不僅是大學生的賽事,2016年開始RoboMaster嘗試舉辦首屆高中生假期營。在半個月內集中精力學習機械設計、電子、軟件編程等大學才能接觸到的機械人領域知識,並參与配套的項目實驗,用所學的知識技能研發智能機械人。

                                    包玉奇介紹,地面機械人的研發也不容易,例如步兵機械人要想打得准首先需要通過實驗和理論分析研究摩擦輪的加速彈道;需要空氣動力學分析槍管內的彈道;還要研究出膛后的外彈道。要想進決賽還必須使用機器視覺來瞄準,因為在屏幕中看目標只有指甲蓋大小,用人工瞄準很困難,要想擊中運動的「大能量符號」則幾乎不可能。

                                    知識的較量機械人對戰除也像電子遊戲那樣考驗操作、戰術等,但技術才是最大的決定因素。例如這次比賽的冠軍東北大學TDT戰隊的無人機異常強悍,多次一波攻擊即將對方基地摧毀;據楊明輝介紹,步兵機械人的平均命中率只有10%,大連交通大學的步兵命中率則高達40%;決賽中的一次比賽中,一台無人操作的哨兵機械人拿到了MVP(「最有價值選手」)。

                                    吳景深認為以往的產學研合作中出現了許多問題:一些大學里的科研成果落地到產業中、尤其是中小企業中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困難,而教授們又不可能天天都去生產線解決問題。但如果把產學研中的「學」看成學生那問題就好辦了,通過新的教育理念可以把學生培養成橋樑,讓有更強實戰能力的畢業生們到一線就可以發現並解決問題。

                                    記者到訪時正是夏令營的第三周,同學們正在熱火朝天的組裝機械人、測試並修改程序,場面上已經很像真大學實驗室里做課題的場景。在場的一名工作人員認為其技術上已經可達2015年RoboMaster大賽的入門水平。

                                    本次比賽的海外影響力亦比往屆有所擴大。據賽事運營總監楊明輝介紹,本屆比賽中有17支海外代表隊通過了審核。在群訪環節中也出現了多家外媒記者的身影,他們也提出了不少本國民眾關心的問題。

                                    據介紹參加夏令營的100多名高中生是從數千人中篩選出來的,都有一定的機械或計算機方面的基礎。但接受採訪的幾位同學都表示這些基礎知識的獲得並不難,來自湖北的高二學生劉鋮說他是通過參加學校的機械人社團學到的編程、機械知識;還有幾位負責編寫程序的同學表示他們是從網上自學到的編程、算法等方面知識。

                                    本屆RoboMaster大賽中有步兵機械人、英雄機械人、工程機械人、空中機械人、哨兵機械人等兵種。3台步兵與1台英雄機械人是地面主戰兵種,空中機械人可在空中發起攻擊,工程機械人負責後勤工作,而哨兵機械人則全自動射擊以防衛基地。在7分鐘的比賽中率先摧毀敵方基地的一方獲得勝利。RoboMaster比賽並不會真的將參戰機械人摧毀,而是裁判系統通過傳感器感應到的塑料彈丸攻擊情況來計算血量。

                                    今日关键词:吕挺被批准为烈士